当前位置:
新市民故事丨张敏:偶然入行,认真成事
发布时间:2019-01-04
 张敏

1973年出生,四川巴中人。1992年来到顺德,打过零工,睡过猪圈,车过衣服,创办广告、装饰公司,小有成绩;偶然跨界餐饮业,被迫插柳柳成荫,开创、打响东灶餐饮品牌,旗下有东灶鱼头火锅、龙院老火锅、川厨名灶等,在竞争激烈的顺德餐饮市场闯出一片天地。

现任容桂总商会理事,容桂餐饮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,广东四川巴中总商会监事长,广东巴蜀文化商贸促进会常务副会长,巴中校友南方助学基金会副会长,巴中高尔夫球队慈善基金会副会长等。

做火锅这辈子是认真了:

从偶然到专注;

从专注到专业。

12月19日,张敏在朋友圈贴出图文,为即将开业的全新的品牌火锅店摇旗呐喊。

这个全新的火锅品牌叫“龍院老火锅”,“走正宗的成都味道”。

众所周知,张敏此前更广为人知的身份,是“东灶鱼头火锅”的创始人。

为何花开两朵?

张敏说,“有东灶的地方就会有龍院,有龍院的地方不一定会有东灶。龍院走向全国的速度,要比东灶快得多。”

这就是当下的张敏,专注火锅,豪情满怀,“只要用心做,用心去做每一件事情,一定会成功。”

时间前推十二年,却是另一番情形。

那个时候,正是张敏所说的“偶然”,他被迫跨界,从一个广告人转行做一个餐饮人,开始在容桂经营第一家火锅店。有人提醒他,“在顺德做火锅,那是茅厕里打灯笼!顺德人是如何吃鱼的?你还做鱼头火锅?!”

十二年过去,张敏成功地把四川的麻辣跟顺德的鲜融进一锅,打响东灶餐饮品牌。

张敏时常跟朋友们开玩笑,“把顺德人搞定,搞定全国人都不是问题。”

1992年来到顺德,从一无所有的打工仔,到今天的知名餐饮人,张敏与顺德的人生故事,犹如一部情节跌宕起伏的电视剧,一波三折,异常精彩。



内容提要

 

1、“要是把我带丢了,我老妈还不急死?”

2、“荣耀得不得了,师傅、厂长给我饯行”

3、“顺德人务实、实在、真诚

4、帮人装修,被人装进一个坑

5、“搞定顺德人,就可以搞定全国人”

6、“帮了别人,不要怕别人不知道”


“要是把我带丢了,我老妈还不急死?”

张敏出生在四川巴中一个农村家庭,是家里面最小的儿子,在他上面有五个姐姐。在他出生前两个月,他的父亲被迫离家,由他的母亲一人独自抚养六个孩子,可以想见,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这一家人的日子 该有多穷苦。

穷得没办法,学也上不起,张敏只能外出打工。

那个时代,出远门都要有人带着,家里把钱交给带路的人。为什么?“因为外面小偷多,出门担心你把钱丢了。”

张敏跟着带路的老乡大哥,一行四人,背井离乡,奔赴顺德。

 “从巴中老家翻几座山,坐十几个小时的中巴车,坐到达州,从达州买去广州的火车票。”

张敏回忆,火车到武汉的时候,人多得不得了,车站里大排长队,他个子小,带路大哥让他走在前面,车站的联防队员像赶鸭子一样,拿着竹竿,喊着“前面的快走,后面的不许动!”

恰好张敏走过竹竿,后面的人被拦住。被挤得晕晕乎乎的他,稀里糊涂上了车。

火车厢里拥挤到什么程度?座位上是人,座位下也是人,货架上还是人,更别说通道里了。进入车厢后,张敏才发现,其他人呢?“我的妈呀,车厢里一个人都不认识!”

此时的他,身上只有7元钱。

张敏跟儿子讲起这个情形,儿子好奇地问:“你怎么不发微信或打电话呢?”让他哭笑不得。

当时的张敏既不知道同伴是否上车,也不知道身处几号车厢。伴随着火车的启动,他弄清楚车头的方向,于是先挤到车头车厢,再挤到车尾车厢,一节车厢一节车厢地找,找了整整一天一夜,最终确信同伴们没有上车。

没办法,只能随车来到广州火车站。

下车,出站,张敏哪里也不敢去,心想“同伴应该在下一趟火车上吧。”

下一趟火车何时来?不知道。

这是张敏第一次出门,没有经验,不懂得问车次,只有乖乖守在出口处,干巴巴地等。他双手紧抓着栏杆,一动也不敢动,“因为一动就没有我的位置了。”

来来往往几百万人,一个都不能放过。请脑补那是怎样的一个画面。

等待没有落空。在等候整整24个小时后,张敏终于等到了。

“再次见面的那一刻,大家都哭了。”

张敏回忆,“要是把我带丢了,我老妈还不急死?”

从大年正月初四离家,到顺德正好是10天。

这一路一波三折、峰回路转的10天历程,跟后来张敏在顺德的事业发展,竟然出奇的相似。


“荣耀得不得了,师傅、厂长给我饯行”

来到顺德,张敏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在格兰仕。那个时候的格兰仕还不叫格兰仕,叫桂洲羽绒厂,分制衣厂、染整厂等,生产羽绒服。

但他进入格兰仕并不是一帆风顺,出乎带路大哥的意料,张敏一开始被格兰仕拒收了。

张敏只能打零工,白天帮人推三轮车卖快餐,晚上跟四川老乡挤出租屋。张敏说,那个时候最怕查暂住证,“出租屋后面是一片甘蔗林,每当联防队来查证,我们就往甘蔗林里跑,身上被刮得一道一道的。”

那段日子里,除了出租屋,张敏还睡过细滘一处猪圈的阁楼。最让人想不到的是,他还睡过土地庙,“顺德农村几乎每个村口都有土地庙,晚上悄悄躲进去,那个盘香一圈一圈的,每当掉到身上,都会把人吓醒。”

在外晃荡三个月后,张敏终于进入格兰仕,进的是制衣车间的样板车间。做什么?车衣服。

大概是命运的眷顾,进厂才七天,张敏就遇到了贵人。这个贵人不是一般人,是格兰仕创始人“德叔”的儿子“贤哥”

当时格兰仕最老的老厂在细滘,建有一个很大的鱼池,鱼池中间的过滤石每年都要捞出来清洗,进厂新员工一般都会参与。张敏就是在清理过滤石的时候,干得特别卖力气,引起了“贤哥”的注意。“我做事从不偷懒,要做就要做好。虽然个子小,但我从小在农村长大,干活不惜力气。”

第二天,一个电话打给车间主任,“找一下那个小伙子,个子小小的,好像是四川的,下午两点半到办公室。”

张敏被吓得不轻,还以为犯了什么错。到办公室被告知,“你把手上的几样工具交了,明天派你到番禺学习。”

真是天上掉馅饼啊。张敏悄悄告诉同在厂里打工的老乡姐姐,她不相信,“你不是被开除了吧?”

学习回来,张敏上任染整厂烘干组的组长,干得风生水起,深得厂长和香港师傅喜爱。

然而天有不测风云,不到一年时间,一位四川老乡出了车祸,引发纠纷,作为进厂介绍人的张敏,受到牵连,被迫离开。

 

离厂的时候,张敏却享受到人生的第一次豪宴。香港师傅、厂长在老字号乐园酒家请他喝了一个晚上的茶,“让我荣耀得不得了,那是师傅、厂长给我饯行啊。”


“顺德人务实、实在、真诚

现在看来,出来也不是坏事,如果没有离开,张敏的人生列车肯定会驶上另一个轨道。

张敏告诉我,初到顺德的他,很感恩两个人。

一位是带他来到顺德的那位同乡王大哥,虽然中途差点把张敏带丢,但没有王大哥,张敏肯定不会来到顺德。

另一位是在格兰仕车间的一位同事,张敏喊他黄叔,容桂本地人,住在细滘。刚进格兰仕时,还没有发工资,张敏没有钱了,黄叔借给他50元钱,张敏归还时黄叔没要。

那个时候的50元是什么概念?在张敏看来,“那可是吃饭的救命钱。”

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。多年来,他视王大哥和黄叔如家人一般,送礼品、请吃饭,自然不在话下,“家里凡有大事、喜事,我都会派车去接黄叔和王大哥。”

黄叔的儿子跟张敏开玩笑,“你对我老爸比我做得好。”

感恩黄叔,除了那50元外,张敏说,黄叔家还是他来到顺德后去的第一个本地人的家。那次经历给他印象极深,让他爱上了顺德。

当时黄叔请一帮同事去家里帮忙打稻谷,打完后,午饭时间,黄叔从自家鱼塘捞了一条皖鱼上来,去骨切片,一锅清水,再拌点姜丝、酱油就搞定了。

这让张敏好惊讶,按照四川老家的习俗,请人到家里帮忙干活,肯定要十个碟子八个碗地招待,最起码看上去要有很多菜,但黄叔就这么随便。

吃饭随便,抽烟也是,黄叔平时在厂里抽什么烟,当天招待大家还是什么烟。

从黄叔身上,张敏第一次体会到顺德人的务实、实在、真诚,“这样生活在顺德,好舒服啊。”


帮人装修,被人装进一个坑

离开格兰仕,张敏又去过其他工厂。从1995年到1998年,他还离开顺德,去了海南三年,最终选择还是回到顺德,“顺德地方好,人更好。”

他先找了份跑菲林的工作,骑着一辆摩托车,几乎跑遍顺德所有广告公司,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一名菲林快递小哥,由此进入广告业。

2000年,张敏正式成立一家广告公司,开始做广告,做得非常用心,那时曾有人开玩笑,“张敏字都不会打,但广告做得还挺好。”

张敏的心得是,做人一定要擅学习、会学习。他要求设计师不要老呆在办公室,要走出去,去广州,去天河城,看别人的广告,“看,就是一种学习。”

张敏说,他的人生第一桶金,来自做化工厂的涂料包装。鼎盛时,当时顺德、中山、江门等地几乎所有的油漆桶包装,都出自他的广告公司。

由广告到展会,由布展到装修,张敏又成立了一家装修公司。

就在他踌躇满志,准备在广告人的道路上策马飞奔时,命运弄人,张敏的人生又一次拐了一个弯。

接下来的情节绝对可以拍成电视剧。

一个四川老乡联合另一位东北人,两人合伙要开一个火锅店,找张敏做装修。同是四川人,一听要开四川火锅店,出于一种情怀,张敏二话没说,当场接单。

一开始,两人都很大方,40万预付款先打过来,张敏说干就干。

但接下来,张敏就要不到钱了,“你垫钱先做着,开业第二天就有钱给你”。

张敏事后才知道,两个人当时加起来不到60万元,就敢做300万元的店。

“我很佩服,佩服他们什么?胆子大”,张敏苦笑着调侃。

开业前夕,两个人跟张敏交底,“我俩就这么点钱,本想拉你入股的,怕你不答应。”

听到此言,张敏的心真是拔凉拔凉的,做广告几年赚的钱,全垫进来了。

只好入股。

但新店开业一个多月,四川老乡先提出“我要退股”,三个月后正式退出。第一个退出没多久,第二个如法炮制。

张敏至此终于明白,两人其实早就商量好了,如果一起退的话,张敏肯定不接,不如一个一个地退,一个一个地谈。

 

人生此境,徒唤奈何。



“搞定顺德人,就可以搞定全国人”

接还是不接?

一旦接手,只能成功,不能失败,因为一旦失败,在顺德打拼多年、做广告的所有收入和所有家底,全部搭进去,还要欠债。

身边所有的人,包括老婆、朋友都不同意。有人提醒他,“在顺德开火锅,是茅厕里打灯笼!顺德人是如何吃鱼的?你还做鱼火锅?!”

但历经几个月的摸索,张敏此时已经找到新店的症结所在:味道不适合广东人,加盟模式不适合。

张敏力排众议,下定决定,必须成功,更要成功!

他开始跑成都,一个月曾跑八个来回,嘴巴都吃翘翘了。

改底料,换味道。天天请顺德的好朋友试吃。像容城物业的老板虎哥,龙的的老板龙仲滔,做化工的老板冯总等人,都曾给过张敏很多指点和建议。

“我要做一个健康火锅,还要保证鲜,把四川的麻辣和顺德高要求的鲜融合起来,打造真正的川粤美食文化。”

改名字,换招牌。东灶的品牌出自灵光一闪。

“我来到广东是个缘分,第一个广告公司叫东视,现在不妨继续以东字开头,后面再加一个字,加什么?加个灶字行不行?我们的生意是煮饭的,做饭要用灶的嘛。”

东灶!通过!

张敏马上请李良晖老师题写。

张敏记得特别清楚,2007912日的晚上,11点整开始换招牌,一个通宵,第二天早上,东灶正式开张。

抓服务,抓细节,很多食客以为是外地品牌,很快就有人排队,用现在的话说成为网红店。

隔一年,第二家店……

十余年后,二十余家店……

言犹在耳。当年有人一度等着看热闹,“这小子抱了个炸弹,已经拉了导火索……”

 

时过境迁。如今张敏经常跟人开玩笑,“把顺德人搞定,搞定全国人都没有问题……”

 
 

“帮了别人,不要怕别人不知道”

来到顺德二十多年,张敏早已把户口迁到了顺德,老母亲也跟着他在顺德生活了近二十年,“回老家已经不习惯了。”

但故乡情怀依旧,感恩之心依旧。张敏与一帮在广东发展很好的四川老乡一起,通过广东省巴中商会、巴中校友会等平台和组织,慷慨助学,投身公益。

“很简单,自己是穷孩子出身,现在有这么一点点能力,应该尽己所能,帮助更多穷人的孩子读书。自己当初为什么没读书?就是因为家里穷嘛。”

前不久,张敏接受容桂总商会会长孙志恒的邀请,加入顺德职院的陈智奖学基金理事会,继续向顺德的优秀企业家学习。

“帮了别人,不要怕别人不知道,起码上天知道。”

张敏说,他经常跟员工讲,不要以为做一件好事别人不知道,或者做一件坏事别人不知道。我们做餐饮,就是六个字:良心、责任、感恩。

 

“每道菜,要带着情感去做,不要当成一个任务去做,就对了。”





张敏很欣赏他的另一位四川老乡,张勇,海底捞的创始人,两人同姓同业。

“海底捞的很多特色都是值得我们去学习和借鉴的,不单是餐饮行业,所有的行业都应该去学习。”

“一个员工,即使是很坏的人,进去海底捞后都会变成一个好人。这是海底捞最厉害的地方。”

勇立潮头,敏在行动。

“我要把东灶和龍院做成火锅业的肯德基、麦当劳。”

 

火锅江湖,龙跃在渊。